您好,欢迎来到E网赢 [] [会员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 E网赢 > 品牌策划 >独家:日本叫板亚投行 1100亿美金PK1000亿美金谁会赢

独家:日本叫板亚投行 1100亿美金PK1000亿美金谁会赢

来源:E网赢  日期:2015-5-23 19:21:59   浏览次数:    我要收藏

胡一虎:这里是《凤凰全球连线》我是胡一虎。当一千一百亿美金PK一千亿美金的时候,到底谁会赢。表面上来看仿佛只是一场数字的大PK,其实背后反映的是一场主导亚洲金融[0.48%]游戏规则的大战略的博弈,今天晚上让我们先来谈谈一个最普通的话题就是,到底如何挑东西,如何挑东西有一句话这么说的,买便宜的东西会损失很多的财钱(音),这是日本相当著名的谚语,它背后强调的就是质量第一。还记得一个月前日本的首相安倍当时被媒体追问到说,他对亚投行构想的时候,他第一时间用刚刚这句话一回应,并且特别强调像声誉不好的高利贷者借钱,那么企业将会失去美好的未来。一个月后昨天晚上,他在公开的场合宣布五年之内要把日本对亚洲基础建设的投资增加大约三成达到了一千一百亿美金,这个数字很熟悉,因为这个数字比中国亚投行主导的一千亿美元的总资本额刚刚好多出一百亿美金,这难道只是巧合吗?似乎背后较量的意图不言而喻。

不知道安倍有没有想过,买不起高大上的邻国这些小国,他们首选的商品也有可能是价优物美为第一选择,安倍这个时候提出的强化亚开行的政策,有部分专家分析,是中国发起亚投行产生了鲶鱼效应,倒闭美日主导的亚开行加快了改革。不过另一方面让我们把焦点集中在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在新加坡这几天是举行为期三天的筹建闭门会议。这是亚投行签署章程之前最后一次首席谈判代表的会议,最后57个意向的创始成员国今天就章程达成了共识,下个月将会正式在北京签约,有部分的外媒就引述参加谈判的代表们话说,中国将可能持有亚投行25%到30%的股份,印度是第二大的股东。而据了解亚投行十二个理事席位将被划分为9个地区性的席位三个非地区性的席位。中国和另外几个国家将会占有永久的席位,而其他的国家则可以轮流进入理事会,各方会在今年6月底章程签署之后,履行国内的庭审程序等待合法数量的国家批准生效之后,年底之前正式成立亚投行。

今天晚上《凤凰全球连线》我们特别开辟了有三个现场。首先第一现场北京现场特别邀请的嘉宾是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的秘书长张燕生研究员,东京现场连线的嘉宾是日本专栏作家莫邦富先生,新加坡现场为我们掌握最新消息是凤凰卫视派驻在当地的特约记者刘亭廷,三地连线来分析日本加码投资亚开行与亚投行要打擂台,那么这场世纪的角力谁会是最大的赢家。首先一开始我们就要关注的焦点在新加坡,刚刚提到了在新加坡举行第五次的首席谈判代表会议结束了,那么中国财政部发出了新闻稿表示,各方该这次的章程文本达成了一致,商定将在今年6月底在北京举行整个的章程签署仪式。刘亭廷来自新加坡的追踪报道。

解说:亚投行第五次首席谈判代表会议22日结束,中国财政部午间发出新闻稿表示,各方就亚投行章程文本达成一致,并商定将于今年6月底在北京举行亚投行章程签署仪式。据了解亚投行多边理事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向会议报告亚投行筹建工作进展程度,会议还就亚投行有关环境与社会保障框架采购等政策文件进行了讨论。但文稿没有做出说明股权分配,中国是否有否决权和亚投行董事成员国名单做出回应。而各国代表离开新加坡希尔顿酒店时态度低调,面对媒体询问大多人都回绝不愿做出任何回应。

宋生文(新加坡独立经济分析师):我认为各国成员国代表目前这样的表态,是因为这毕竟由中国政府主导,而且也是由中方出资最多,因此他们也觉得任何问题和议题最好是由主导的中方来回答。而到时更多详情例如董事会席位名单也会揭晓。

记者:印度亚投行首席谈判代表沙玛离开酒店时回应媒体表示,会议进展顺利,并透露亚投行初始法定资本为一千亿美元,根据亚投行筹建工作计划,各方将今年6月底签署章程后,履行国内批准程序,在合法数量的国家批准生效后年底前正式成立亚投行。

胡一虎:到底在最后整个的占股比例各国是如何分的,包括席次是如何呢,现在很多媒体有不同的揣测不同的报道,不过相关话题首先连线在新加坡为我们追踪报道的亭廷,亭廷从你刚刚的新闻当中掌握出来,到现在为止包括占股比例当中各说纷纭没有一个正式的说法,到底为什么代表在这个时刻如此的警惕,还有你在现场采访到各国媒体所关注的焦点也有不同点在哪里?

刘亭廷(凤凰卫视新加坡特约记者):据我过去三天的现场观察只有两个比较特别的重点,首先主要是代表都很有默契的不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而且表示说任何的资讯都要等待中方的官方新闻稿后才可以,让我们去掌握那些消息,特别是唯一只有印度的首席谈判代表沙玛他接受了媒体的采访,那就在第一天凤凰卫视采访沙玛时候他是不愿意做任何回应的,但是今天离开饭店的时候,他表情看起来非常的轻松,并且说会议进展顺利,那其实有消息指出,中国在亚投行将占股25%到30%,那印度则会占10%到15%,因此印度代表愿意接受媒体的采访,那是否对于说他对会议的结果感到非常满意是很耐人寻味的。那其实另外一点就是说现场很多的国际媒体都有到场采访,那其实最多的媒体,派出媒体最多的国家其实是日本,一共有了四家媒体。那这是让人感到非常的意外,因为日本其实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要加入亚投行,而且甚至日本的首相安倍晋三昨天也说过了,日本将来会在未来五年与亚洲开发银行携手为亚洲市场的基础设施提供一千一百亿美元的资金援助,那现场的媒体我跟他们,跟日本媒体跟他们也聊了一下,他们也表示说日本国内其实非常重视亚投行的消息,所以他们也要到现场报道。因此他们的反映也蛮耐人寻味的。

胡一虎:好谢谢亭廷来自新加坡的报道。立刻转到东京现场邦富刚刚亭廷特别说到了,你看日本的媒体来关注这所谓的细节,但事实上来讲到目前为止美国和日本根本没有加入亚投行的创始会员国,这个背后反映出什么样的心态?尤其特别提到了安倍昨天晚上在公开的研讨会上突然公开表示加码,要投资亚洲的开发基础建设一千一百亿美金,不仅这个数字让人玩味,还有包括日本的经过界又怎么看待安倍这个行动。

莫邦富(日本专栏作家):日本对于日本没有加入亚投行这一点,甚至日本经济界是抱有很强的不满情绪的,首先认为政府掌握错了信息,认为英国其他什么都不会参加中国推出的这个亚投行的,但没想到英国一变造成大家都倒过来了,这个是日本最大的一个失算,所以特别是他日本的政经界财经界就认为,政府这样做使得日本企业丧失了在亚洲基础建设方面参与的一个商机,所以这种情绪安倍是肯定知道的。那么所以我觉得安倍选造昨天,就是21日这个时间来谈日本加码投资通过亚开行来加大对亚洲基建投资额的,所以我觉得他不是偶然选了这个时机的。安倍讲的很清楚。

他谈到2020年他要把海外就基础建设海外的订单从目前的十万亿日元提高到三十万亿日元,就是到2020年这个没几年当中,他加大三倍订单,那么也就说是志在必得。然后他又谈出日本企业很重的一句话就是,日本要加强基建建设,是又保质还要保量的。那个保质这一点实际就是暗暗的指出中国是追求量可能质量不怎么行。那么我觉得这个对中国来说,尽管日本是有一个较劲较量或者赌气的这个成分在内,但是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一个摆擂台的一个机会,可能对中国企业今后在亚洲基础建设投资开发上面,也能提出来一个比较高的标准。但我觉得还应该注意的就是…

胡一虎:还应该注意什么?

莫邦富:还应该注意的是,就是日本一直在强调他们在基础建设方面不应该把眼光光放在桥梁、铁路、机场这一类传统的基础建设方面,而要放到医疗、宇宙、农业、海洋甚至于邮政、防灾这些方面,要把硬件和软件结合起来来做,这个方面正好是中国现在还没有拿出菜单的这些领域。

胡一虎:针对刚刚邦富的补充。我们马上要请教燕生兄,你也看得出来安倍虽然没有点名讲中国,但是似乎话中有话,他最后所谓的软硬兼施这个部分,是不是打到中国的软肋,尤其他在昨天来讲,不仅是加钱加码,事实上包括刚刚的项目当中,范围更加的扩大更加的具体,您觉得这场背后很多亚洲认为是亚洲的经济规则的重新主导影响力的,终日之间的PK赛,到底是不是会创造所谓的建设性的双赢呢?

张燕生(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首先来讲我们首先中国现在有一句特别特别时髦的话,就是叫做新常态。也就是我们可以看见无论是安倍也好,还是日本目前的行动也好,也就使我感到他非常像旧常态,也就是二战以后美国主导世行,然后在世行当行长,然后欧洲人在IMF当总裁,然后日本在亚开行担任总裁,也就是我们可以看到它是一个二战结束以后的,由美日欧来主导国际秩序和国际治理结构这么一种旧常态。而中国的亚投行也好,还是丝路基金也好,还是金砖的开发银行也好,还是上合组织的开发银行也好,我们会发现就是中国主导的亚投行和丝路基金实际上,无论是对世界还是对于中国都是一种新常态,也就是这种新常态它的最核心的地方,也就在于旧常态它是从富国的角度来看穷国,而且我们可以看到旧常态包括日本所讲的所有的东西,在过去的五十年或者六十年里头,实际上它的所有的行动我们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么我们想中国的新常态实际上是适合一个变化的世界,变化的亚洲和变化的中国。也就是刚才我们所讲的,说中国的一带一路也好,还是我们的亚投行也好,它究竟是不是一个我们叫廉价商品还是一个高品质的能够充分满足亚洲发展中国家发展需求的产品来讲,也就是全球都热切期待着在新常态中间,中国对亚洲和对世界它会做出什么样的贡献。另外一个方面也就是我们明显可以看到,也就是安倍所讲的所有的这些投资领域,其实中国都讲的非常清楚的,因为中国在五通中间是讲了包括环境包括邮政包括教育包括低炭和包括青年人的就业,和包括文化的交流。因此从中国目前来讲,也就是我们在亚投行和一带一路,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在这个新常态中间,实际上它是一个跟过去传统的老常态也就是安倍所讲的旧故事是完全不同的故事。

胡一虎:好,燕生认为是说安倍所讲的可能是一个旧故事,但是我知道邦富可能做补充,这个旧故事是不是能够打动日本现在的财经界,那么事实上如果真的要在中日之间这一场包括一千一百亿美金跟一千亿美金的大PK背后,致胜的关键到底会是什么?日本的观察又是什么?邦富。

莫邦富:那么我觉得刚才张先生谈到那个新常态和旧常态对比,我觉得非常一针见血,日本拿出来这个方案,尽管日本的企业日本的经济界非常觉得正中心怀,但是我觉得我想指出的,就拿日本的手机来看,尽管手机和基础建设不是一会事情,日本的手机行业原先就是强调的它要质量,它要技术领先。那结果我们现在回过来看,这个手机是在世界经济上面等于是,日本手机走不出它那四个岛屿的。那么为什么它会走不出,他有这么好的质量,有这么好的技术走不出去。因为它就没有考虑到,特别是亚洲地区这些国家,这些消费者他们所追求的那种性价比的要求,然后也没有照顾到,没有充分的考虑到这个市场上面所追求。

所以在这方面在基础建设方面,不管是亚开行还是亚投行还是日本或者中国,我觉得这个擂台是一个非常值得大家关注的一个比赛。我倒是建议我们大家拿着比较平静的心情来看这场比赛,我觉得这个对中国来说也还是有启发意义的。因为日本它那个质量方面确实有好多质量走在中国的前面,但是中国在速度上面在回应市场消费者需求方面,说不定比日本干得更好,那么我觉得小米的老总雷军讲到,日本企业优点的时候,他讲那个前面专著口碑这些方面东西,加了一个快字,这快字就显出了中国和日本对经济开发对问题的一些不同视角,我觉得还是觉得日本方面企业界,觉得供他们思考的。

胡一虎:好,谢谢三位嘉宾的分析,不过休息片刻回到这里我们要来关心的是,从目前所透露出来亚投行各国的持股比例当中又可以看出背后什么样的玄机呢?待会儿见。有许多外媒引述参加今天谈判的代表们话说,中国将可能是持有亚投行25%到30%的股份,而印度是第二大的股东,那么相关的话题我要继续请教在北京的燕生兄,从刚刚所透露出来的讯息,还包括亚投行十二个理事席位当中,将被分为九个地区席位,三个非地区的席位。我们一直在追问一个关键是,从目前所透露的讯息,能不能说中国还是占有主导权,还是说真的中国打破了过去包括IMF,包括亚开行过去的弊病,中国是让大家雨露均沾。

张燕生:你说的我是非常非常同意的。也就是我们看看亚投行目前所透露出来,无论是投票权还是今后的章程,还是它今后的决策机制,也就是反映出中国一带一路和以创新思维创立亚投行一个基本的理念,也就是他要充分的反映亚洲和世界发展中国家发展的权益。要反映出能够充分的体会我们的这些发展中国家,也就是他对他们发展意愿的这种表示,因此你可以看见中国虽然主导了亚洲行和丝路基金,但是他的最后的决策还是交给了一个,我们地区多边的一个民族的决策机制,也就是这个民族的决策机制更多的是要照顾好反映发展中国家的权益,也就是联系到刚才我们安倍讲的,说日本在给亚洲提供的公共产品是高质量,但是日本忘记了,实际上对我们亚洲的发展中国家来讲,最重要的就是什么样的产品什么样的金融服务能够给我们亚洲的发展中国家创造最大的消费者剩余和经济福利。

那么因此我们从投票权的角度来看,也就是中国是真正从发展中国家的眼睛,看我们的亚洲的发展和我们亚洲对我们的这种开发性金融的这种需求。说这一点的话,是我们刚才讲的旧常态,也就是无论是世界银行还是IMF还是这个亚开行他们所不具备的。因为他们都是充分发达的国家来看穷国的发展需求,因此他们实际上是带着有色眼镜的。因此这些国家在本国搞民主,但是在地区和国际的治理方面,他们搞的却是一票否决权,中国不这么做,因为中国会把这个话语权充分交给亚洲的发展国家。

胡一虎:好,谢谢。我再转到新加坡看看亭廷在现场得到哪些追踪。有一种说法说事实上目前美国所主导的世银加上日本所主导的亚开行,现在在夹击亚投行,而在这情况局面之下,包括小国包括新加坡,怎么看待这样的态势呢?

刘亭廷:因为新加坡是个小国,但是在亚洲(00:18:48)新加坡正好扮演一个非常积极的角色,那包括去年10月在北京签署筹备亚投行备忘录的时候,新加坡也是当初21个国家之一签署这个备忘录,那实际上亚投行的总部目前我们确定设立在北京,但是当中有些人认为说,是不是要由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和新加坡竞争,但是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同时也是IMF的前主席尚达曼,4月份他在华府出席IMF年会时接受新加坡媒体访问时他表示,将会(00:19:18)去争取亚投行在新加坡落户,但是他说新加坡是有兴趣在亚投行治理上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那他也表示说亚投行还有世界银行竞争并不认为是一件坏事,那其实看得出新加坡当局知道说,自己作为一个小国的能耐,他知道自己是没有办法和其他大国去竞争去抗衡。但是要知道说自己如果用其他的方式来投入其中参与其中,它想(00:19:45)。亚投行也会参与这个投资的基础建设,在这点上新加坡是完全知道自己的定位。

胡一虎:好,还有一分钟请邦富来做补充。邦富一分钟。

莫邦富:我觉得中国在这个亚投行这个方面,固然亚投行今后在基础建设方面投资的成果怎么样还有待今后来观看,但是有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这是中国第一次主导制定金融界的游戏规则,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中国做得公开做得透明,做得公平,不仅能堵住美日的嘴,而且将会树立起中国比较好的一个高大的软实力的形象。所以在这方面我觉得中国这样,占的比例比较少,或者是董事分配比较公平,这可能比拿下多少订单可能还要更有利回击美日。

胡一虎:非常谢谢三位嘉宾的分析,也谢谢您的收看,《凤凰全球连线》我们下周见。


>> 更多相关信息:
在百度中搜索独家:日本叫板亚投行 1100亿美金PK1000亿美金谁会赢    在谷歌搜索独家:日本叫板亚投行 1100亿美金PK1000亿美金谁会赢
在雅虎搜索独家:日本叫板亚投行 1100亿美金PK1000亿美金谁会赢    在搜狗搜索独家:日本叫板亚投行 1100亿美金PK1000亿美金谁会赢


版权所有2005-2020 E网赢 保留所有权利

陕ICP备11007420号-1 经营许可证编号:陕ICP备110074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