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E网赢 [] [会员注册]
您现在的位置: > E网赢 > 焦点新闻 >传销之父“俞凌雄”再战币圈新项目,敛财几十亿,又来收割韭菜

传销之父“俞凌雄”再战币圈新项目,敛财几十亿,又来收割韭菜

来源:E网赢  日期:2019-6-12 13:32:53   浏览次数:    我要收藏

传销之父“俞凌雄”再战币圈新项目,敛财几十亿,又来收割韭菜

                来源:新浪

说起“俞凌雄”很多人都喜欢给他带上传销之父的称号,18年上半年“俞凌雄”的称号在币圈的各种微信群里,随处可见,很多人侍奉“俞凌雄“为人生导师,精神支柱。上过法院黑名单的老赖,人们眼中的失败者,在区块链这波浪潮中,也让“俞凌雄“再次出现在大众眼前。

一月发行两个传销币,每个币敛财数亿,过后撇清关系,没有一点道德底线,随着虚拟货币的走熊,“俞凌雄”也消失不在币圈大谈阔乐,如今,“俞凌雄”又再次出现在大众眼前,开始进军STO。这次的sto产品又是“俞凌雄收割投资者的套路。

STO即证券化代币发行(SecurityTokenOfferingSTO),指在确定的监管框架下,按照法律法规,行政规章的要求,进行合法合规的通证公开发行。在STO的概念中,有两个重量级的词,一个是证券型,一个是通证。从证券型来看,这说明STO的募资到的资产不单单局限于数字资产,也可以是其他任何有形资产,比如房产、黄金、有价值的艺术品、收藏品等等。

俞凌雄在ICO中大肆敛财,如今,又把目光投向了STO,这是敛财敛上瘾了。一次次的收割,还是有一批批投资者前仆后继。

我们先看下俞凌雄先后发行了哪些传销币:万象币,上线一个月就有23倍增长;菠菜币,上线一个月13倍增长;黄金币,上线后涨了几十美金。还有幸孕链、车链等。每一个币也都是在俞凌雄自己的万象交易所交易。1个月孕育一个币种,一个币种敛财数亿,其底线之疯狂,以远超过常人想象。

可如今又怎么样了呢?这些币的价格又如何呢?万象币(CCEC),最高价0.0014BTC,现价0.000078BTC(约合人民币2.17元),缩水94.5%。万博币(俗称“菠菜币”)CGK,最高价0.0003BTC,现价0.000005BTC(约合人民币0.13元),缩水98.3%。幸孕链(XYCC),最高价0.000209BTC,现价0.000004BTC(约合人民币0.11元),缩水98.1%。黄金链(GOLC),在2018年5月出现过1.2BTC的最高成交价,如今仅为0.000003BTC(约合人民币0.08元),缩水99.99975%。

价格缩水到99%和归零有啥区别呢?这些币在知名交易所根本不存在,交易只能在俞凌雄的交易所,价格他想怎么控制就控制,你们所有数据他都一清二楚,想怎么收割就怎么收割你。 可见俞凌雄的底线远比你想象中的要低。

俞凌雄在吹牛和洗脑方面,确实是个“人才”,坑蒙拐骗样样都有,在币圈敛财几十亿,扔不知满足,这次又战币圈,发行新项目,这次又来收割你们,你们还跟他吗?

俞凌雄新项目就是“柬埔寨中央金融集团”,一个打着STO传销旗号的项目。“柬埔寨中央金融集团”号称成立于2018年,由柬埔寨批准经营的柬外合资企业。和美国纳斯达克主板上市企业大西 洋海岸金融公司(Atlantic Coast Financial)合作。柬埔寨全力支持公司所推动柬埔寨数字经济产业发展, 同时推动基础设施建设,提升柬埔寨国际竞争力。获得柬埔寨亲自颁发相关金融牌照。

小编加了一个推广“柬埔寨中央金融集团”项目的人,从那个人口中得知“柬埔寨中央金融集团”将发行柬埔寨国家稳定数字货币KHT,并建设东盟支付公链AST。其中,KHT与黄金锚定——每发行1个KHT,项目方都会储备价值1美金的黄金。而东盟支付公链则将“串联”东盟的货币流通市场,发展东盟各项产业的STO。

如果要获得KHT,首先要成为这个项目的会员,成为会员才有资格向KHT基金会购买资产包,成为合伙人。投资者透露成为会员最低门槛是5万元“会员费”。根据所购资产包的大小,合伙人分为一级合伙人和超级合伙人(5万美元以上),会获得不同的杠杆倍数。

骗子的宣传资料

以一级合伙人为例。假设某人购买了1000美元的资产包,他将获得3.5倍的杠杆资产,即3500美元。杠杆资产是冻结的,会按每日0.05%-0.5%的释放速度,将资产释放到流动资产账户。

骗子的宣传资料

如果用户想提高杠杆资产的释放速度,就需要继续推荐新人,即“拉人头”。如果新人购买了一个1000美元资产包,上家的杠杆资产账户就会释放1000美元的20%,即200美元,到上家的流动资产账户。这个项目和国内的vapy一些项目很类似。

骗子的宣传资料

要想投资俞凌雄的新项目,还需要有入门费,入门费交了才有资格成为会员,成为会员要想赚钱还要源源不断的拉人进来。这不就是典型的传销拉人头的模式。

与此同时,陈霞也是俞凌雄的“弟子”之一,且是最高级的“一级代理”。在俞凌雄开设的“道商学院”官网,陈霞的代理编号为“DS04-022”。照片上的她本人,就站在一排贴满宝宝照片的背板前方。

宣海见证过俞凌雄多次公开喊单,为菠菜币摇旗呐喊。然而,随着币价走低,俞凌雄渐渐开始避谈菠菜币,转而投向STO的市场。

熊市到来后,在菠菜币Telegram社群中,抱怨的投资者越来越多。为了避免投资者维权,菠菜币官方Telegram群的管理员,甚至直接将社群解散。

此后,有投资者在微信上重新组建了菠菜币的社群,宣海也在其中。

“群里至少一半人是想维权的,但是俞凌雄如果倒了,我们的菠菜也彻底没戏了。已经这样了,维权还有什么用呢?”宣海反问。

他心知肚明这是一个骗局,但无计可施。

“上一轮熊市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币圈了。俞凌雄比我进币圈还晚,我竟然被他骗了。”他忿忿地说。

身边人和区块链从业者,又如何评价俞凌雄呢?

“金融,他懂个屁。”王川说。

他认为,在吹牛和洗脑方面,俞凌雄是个“人才”,但是在金融上,俞凌雄完全是个门外汉。

区块链行业从业者郑瀚也认为,俞凌雄是一个典型的区块链骗子。

在一次演讲中,俞凌雄慷慨激昂地告诉信徒,5年内,全球内将没有股票交易所,只有STO数字货币交易所;全球创业者不再发行股票,全部发行证券化代币;比特币将来会涨到100万美元一个。

在场信徒们的情绪,被俞凌雄煽动得十分热烈。

郑瀚也看了那个视频,他发现,俞凌雄根本不理解什么是STO。

“本质上讲,STO是一种新型融资方式,但它并不适用于所有公司,也不可能代替股票。”郑瀚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更何况,中国政府已经明令禁止STO了。”

一本区块链记者还采访了其他几个公链负责人,得到的回答竟出奇的一致:“对这个人,我不想做任何评价。”一提到俞凌雄,他们都避之唯恐不及。

俞凌雄在币圈被称为”传销之父“也有人称之为“币圈蝗虫”,在币圈见了俞凌雄都避而远之。可见其恶名昭著。在1CO市场赚了几十亿仍不满足,这次又包装新的项目来宣传,无非又想收割韭菜一波。投资者还需谨慎对待。


>> 更多相关信息:
在百度中搜索传销之父“俞凌雄”再战币圈新项目,敛财几十亿,又来收割韭菜    在谷歌搜索传销之父“俞凌雄”再战币圈新项目,敛财几十亿,又来收割韭菜
在雅虎搜索传销之父“俞凌雄”再战币圈新项目,敛财几十亿,又来收割韭菜    在搜狗搜索传销之父“俞凌雄”再战币圈新项目,敛财几十亿,又来收割韭菜


版权所有2005-2020 E网赢 保留所有权利

陕ICP备11007420号-1 经营许可证编号:陕ICP备11007420号